疫散花开时,等你们回来共赏春

编者按

最近,“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这个话题火了,各种回答也纷纷出炉:有人要去“报复性消费”,有人要去吃遍大江南北,有人想去酒吧、影院、KTV尽情狂欢,有人想去游览大好河山……

而这些看来毫不起眼的正常方式,却成为那些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的莫大奢望。

面对这个问题,依然战斗在抗疫一线的重庆护士邓伟琼说,最想痛痛快快地喝茶,这50多天里水都很少喝、不敢喝;依然驰援在武汉的内蒙古护师徐鑫哲说,最想陪儿子看《汪汪队立大功》;依然奋战在宜昌的福建医生陈丹说,最想好好放松地睡一大觉……

原来——能痛痛快快地喝茶,能安安稳稳地陪孩子看动画片,能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能快快乐乐地吃一顿妈妈包的饺子……这就是最好的日子。

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好转,3月17日,41支国家医疗队3675人已踏上返乡之路。此后,各省驰援湖北的4万余名医护人员也将分批陆续踏上归程。

有人岁月静好,有人负重前行。春天已来,花已绽放,英雄将归乡,让我们齐声高喊:辛苦了,白衣天使!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为人民奋战过!春暖花开,期待你们凯旋归来!平安回家,日日是好日!

奋战ICU:阳光总在风雨后

■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援鄂医疗队重症组医师 陈丹

不知不觉来到湖北宜昌已经一个月了,脑子里只有“白班、夜班”的印象,完全没有星期几的概念。2月13日是我们进入重症病房的第一天,我的班是下午4点到晚上8点(因为要穿防护服,提前40分钟出发),说真的心里着实有些打鼓。宜昌第三人民医院ICU护士长和一名医生亲自为我们每个人把关,务必确认防护服、护目镜都穿戴规范。接着我们围成一圈,右手搭在一起喊了一声“加油”,便陆续进入半污染区。

半污染区和清洁区其实只有一门之隔,但那天迈进去的第一个脚步声和最后一个关门声至今都还在我耳边回响。跟我搭班的是宜昌第三人民医院一位男医生,初见他时如“大白”一般走起路来沙沙作响,他眼睛周围的皮肤渗出汗渍。“我们两班倒,每班一个人,白天干8个半小时,夜班干接近16小时。”他介绍了病区的工作时间并坦言:“我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你们来了我总算可以缓缓了!”

我才仅仅戴了1个小时护目镜就感觉前额和两个眼眶下方酸痛难忍,护目镜好似“紧箍咒”一般折腾得我一阵阵恶心、后脊背发凉、眩晕,脚下也踩不稳了,人快要晕倒了。下班后与同事交流才知道,大家戴上护目镜几乎都有头痛、眩晕、想吐、视物不清的症状。

2月14日是情人节,从晚上8点到凌晨2点,我要在污染区上班6个小时。穿着这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戴上一层又一层这个镜那个屏的,感觉自己的“电量”瞬间减半,只能暗示自己要坚持住。

我在ICU病房一楼病区,当下已收治近20名患者,我和一位宜昌当地的医生并肩作战,开始挨个查看病人,一圈走下来,滴滴嘟嘟的报警声听了满耳朵。有插管的、吹无创的、高流量吸氧的,有意识不清、神情倦怠的,有合并多种严重不可逆基础疾病的,也有单单就重症新冠肺炎的……我锁定了几个病情垂危需要时刻关注的病人。

凌晨2点多,首个夜班结束。回到驻地,大概凌晨3点半了,刚下车,一位负责环境消毒的宜昌老伯伯捧出一大束玫瑰花送到一同搭班的医生妹子手中。啊,这时才有了情人节的感觉,特殊时期让这个节日有了特别的爱。

2月17日,寒潮光临宜昌。我们的排班重新调整,夜班14个小时。那天夜里宜昌最低温度仅2度,下午6点,我们夜班组准时接班;夜里12点多,组里的小伙伴进来换班,脱下防护服,到清洁区时只有一件衣服,洗手时流出来的每滴冷水直接把冷扎到骨头里,从手开始如电流一般直达心窝,哆哆嗦嗦的我本能地原地踏步并鼓励自己:“坚持,坚持,再冷也要规范完成最后的消毒。”下半夜才是最难熬的,我刚清洁整理完,就接到通知准备接收3个重症病人。凌晨1点,室温5度,我裹上被子将就着在长椅上躺了一会儿,冰冷的椅面时刻提醒我不要睡过头了。次日早上7点,新病人收治完毕,14小时的长夜班,我终于扛过来了。

就在大家都在为重症病人殚精竭虑的时候,我们的一位病人传来了好消息:她终于转危为安从ICU里出来了。从可以坐起来,到可以简短说话,再到可以站起来,她的每一个简单动作都是对我们莫大的鼓励。

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会有彩虹!2月12日至3月13日,福建省对口支援宜昌防治新冠肺炎前方指挥部所属的福建援鄂(宜昌)医疗队累计管理住院患者426人,危重症转轻症累计66人,累计康复治疗329人次。截止3月13日,宜昌第三人民医院只剩6名新冠肺炎患者(其中危重症1名),我们医疗队队员265人零感染。同时,福建省对口支援宜昌防治新冠肺炎前方指挥部获评全国卫生健康系统防控新冠肺炎先进集体。

待妈妈回家,陪你一起看《汪汪队立大功》

■ 内蒙古兴安盟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主管护师 徐鑫哲

亲爱的睿睿宝贝:

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妈妈,有没有想我呀?妈妈特别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2月17日接到出征武汉的命令,妈妈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就踏上了征程。不满3岁的你还不懂得书信的含义,可是妈妈还是想给你写下这封信,写给正在成长的你,写给未来的你,愿这封信记录你的童年,愿这封信伴随你成长。待你长大,妈妈再陪你一起读这封信。

宝贝,现在的你还不懂什么叫离别,只知道妈妈出远门了,好久不能回家。妈妈就像你最喜欢的动画片《汪汪队立大功》中的莱德一样,坐着车远赴武汉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等到他们的“麻烦”解决了,妈妈就能回家了。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妈妈希望你能一直像莱德和其他6个狗狗一样,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挺身而出,帮助其他人解决麻烦,也收获付出的快乐。亲爱的睿睿,待妈妈回家,一定陪你一起看很多遍《汪汪队立大功》!

亲爱的孩子,对于妈妈而言,武汉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我大学四年都是在这座繁华又温暖的城市度过。2012年大学毕业到2020年援驰武汉,8年的时间在指缝中悄悄溜走。

宝贝,现在的你还不懂什么是英雄,很多人说我们这些逆行者是英雄,妈妈不是英雄,妈妈只是更勇敢一点而已。汪汪队里不是有一句台词:“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狗。”因为武汉需要像妈妈一样的医务人员,所以妈妈来了,妈妈要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同驰援武汉的4万多医务人员共同治好武汉的伤痛。

亲爱的睿睿,我希望你记住这一年。2020年一个病毒使一座城市变得萧瑟冷清;无数人舍小家为大家,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在这场疫情中,无数像妈妈一样的人站在了最前线,用逆行的身影,用勇者的担当温暖着荆楚大地。

宝贝,妈妈希望你将来能像妈妈一样:勇敢一点。生活永远不会一帆风顺,我们会面对各种挫折与挑战,逆着风向前行,勇敢地面对生命的风雨,你才能见到雨后绚烂的彩虹。

亲爱的睿睿,待到春暖花开,妈妈定能平安归来。等你长大一点,妈妈要领你来武汉看看。武汉市肺科医院是妈妈现在工作的地方,湖北中医药大学是妈妈的母校。到那时妈妈给你讲述“我的大学时代”及2020年一群医者英勇战斗的故事。

亲爱的睿睿,选择做一名白衣天使,就意味着妈妈会缺席很多你成长的瞬间。这次来武汉,妈妈又错过了很多你成长的美好瞬间,但我希望这段难得的经历能带给你满满的正能量。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希望你能像妈妈一样,做一个勇敢、有担当的人,愿我亲爱的宝贝健康茁壮成长!

爱你的妈妈

2020年3月

疫情过后,我最想痛快喝茶

■ 重庆市石柱县西沱镇医院发热门诊护士 邓伟琼

2月28日晚,我们重庆女子悦读会的姐妹们在线分享了《日日是好日》这本书,我特别认同作者说的那句话:“只欣赏当下的美好,才是智慧美好的人生。”后来我每天都不忘对自己说“日日是好日”,还把这5个字当做了2020年我的座右铭。

但是2020年一开年,在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作为小镇医院每天需上班10个小时的发热门诊护士,我再也说不出“日日是好日”这5个字了。

其实,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什么高大上的词汇,要说对疫情我不恐惧,那是假的;只有勇敢,也是假的。明知“病毒”很厉害,我为什么还要上?只因为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的职业操守决定我这时候不能退却,每一个职业都必须有自己的担当。

从1月5日开始,我已经54天没回家了,很想很想家。而这些天来,我的心情也特别复杂。最初,我所在的发热门诊,每天要接诊100多个人,查出疑似病例,如果120急救车在,就马上送走;车没回来,就让病人留在我们发热门诊观察,此时就需要我们去做一系列工作。大年初四以前,我们没有隔离服;大年初七以前,我们没有N95口罩,有的就是白大褂,普通口罩,即使这样也得上啊。

我们这个小镇只有一万多人,从初一到初七确诊了12例,后来又确诊了3例,石柱县总共确诊15例,我们西沱镇就送去了12例,另外3例是这12例病人确诊前走亲戚传染的,相当于15例都是从我们这儿输入的。所以说我们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必须面对。

在高速路口值班的同事回来说,一天8个小时下来,腿疼、腰疼、手臂疼,风大,还冷得不行,回家就只想睡;隔离点值班的同事,每天要给隔离人员测体温、送饭,为离开的隔离人员更换床单,负责隔离通道及房间甚至隔离人员粪便的消毒,背着消毒桶楼上楼下地跑,哪个不是累得全身汗湿;去隔离宾馆值夜班的女同事上完夜班,第二天早7点还要赶往高速路口继续值班8小时;我们医院的120司机也是24小时连轴转,几乎没有正点吃过饭,天天顿顿方便面;负责消毒的同事,可能是氯气吸入太多,天天咳嗽,总是在吃药……这些战斗在一线的同事们有家难回,高强度工作,高度紧绷的神经,有时真的觉得很累很疲惫。

谁是最可敬可爱的人?我们,当之无愧!

病毒无情人有情。医院附近的店铺都贴了封条,我们没菜吃,没地方可买东西,院长去很远的乡下,弄了两次新鲜蔬菜回来,解了我们全院职工的燃眉之急。

后来朋友阿邦以及他的朋友为我们送来了酸奶,悦读会里的姐妹“还好”为我们送来了9箱新鲜枇杷,还有阿璨以及她的团队为我们送来了卫生巾和脐橙……这些真的是雪中送炭。

有人问: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事?我第一想到的是“喝茶”。这一个多月上班时,水都很少喝,因为喝水要消毒、取手套、洗手、取口罩,再消毒,弄半天耽误时间。再说喝水多了容易上卫生间,脱防护服很麻烦,所以都是下班后回去狂喝一气。顿觉——有茶喝的日子就是好日子啊。

这段时间我完全静不下心来看书,是麦恬老师朗读的胡杨姐姐的《存在比拥有更幸福》帮我入眠的。这段日子,感谢悦读会的姐妹们帮我挺了过来!那天看到“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这几句,我才知道我的企盼有多长,企盼这长长的疫情早点过去,企盼每一个人都有春山可望,而好姐妹们就是我的“春山”。(李菁雯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吴军华 整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elmarvaturnings.com